叽叽叽

谢谢你们喜欢我。坚强的杂食党,互攻党。小学生文笔。是个ky,说话不过脑子,说错话麻烦纠正我

刚刚看完了 金木重生

这个结局槽点太多,我没法吐。
还是吐槽吧。
结局是人格融合了,金木研变成了和修研吉。
这点已经够我心累了。
我喜爱金木研的善良,喜爱和修研的自由,喜爱每一个人格。
然后他们融合了。
和修研吉就是一个新的人格。
我现在的心情就相当于喜欢的人全死了。
其实我是很希望英能够成功,让暗金活下去的。然而......
月山习认为暗金不是他喜欢的金木研,所以不承认他。
说得好像和修研就是一样(笑)
月山习想要恋人,相原培荣想要主人,中东祖家想要黑龙神。
除了英,没人想要暗金。
然后他输了。

新技能

ooc什么的,完全不用在意。
当成陌生人就好了

关于拆逆cp的二三事

这就是互攻的理由,顺便说一下异性也是能互啪的www

雨落诗:

今天的小作文脾气不好。


本来想指名道姓人身攻击的,后来想想还是算了。


但是我真的想骂人,忍不住的那种。


所以就不忍了。


恕我直言,认为“无差=对家”的人,以及宁拆不逆的人,还有因为攻受撕到天昏地暗的人——


你们,都是傻逼!!!




关于无差的问题


首先扯远一点,在所有平等的爱情里,两个人的地位应该是完全平等的,不存在某一方应该凌驾于某一方之上的情况。


无论是异性之间的爱情,还是同性之间的爱情,都应该是这样。


而爱情升华而来的性行为,在异性之间因为天然的生理结构,决定了方式是固定的,但是在同性之间,双方相同的生理结构,决定了其更具有灵活性和不确定性。


同性之间的性行为方式,只取决于各自的意愿和二者经过协商后达成一致的意见。


除非他自己愿意,否则没有人该天生是上位者或下位者。


性行为应该是私密而自由的。


而外在表现出的爱情,从来没有一个固化的形式。


异性恋中,男人一定要高大威武霸气侧漏?女人一定要温柔可爱小鸟依人?


谁要是这么认为,请先出门去隔壁女权主义喝喝茶谈谈人生。


同理,同性恋中,攻方和受方的所谓“人设”,一定那么重要?


有强烈保护欲的必须是攻?任性不讲理的一定是受?


宠爱包容的一定是攻?胆小爱哭的一定是受?


谁他妈规定的这些愚蠢而偏见的认知?!


所以,在一个没有具体到描写性行为的标明了无差的故事里,你心里是什么,看到的就是什么。


你以为的作者字里行间的偏向和暗示,都是你自己内心里恶意的揣测和偏见。


从阅读故事的角度,我虽然不能理解,但是我可以尊重你对于AB或BA某一方的偏好和喜爱,但是我坚决反对你恶意揣测一个没有开车的标明了无差的作者。


在没有具体描写性行为的故事里,你心里认为的是AB,看到的就是AB,你心里认为的是BA,看到的就是BA。




关于宁拆不逆


我虽然不理解坚决反对逆cp的洁癖,但是我可以尊重这样的喜好。


但是对于那种,宁愿他们不在一起,也不愿意逆的人。


我只想说,你热衷的东西根本不是爱情。


你热衷的或许是对于某一方至高无上的崇敬,只想看他永远高高在上,凌驾于所有人之上,把其他的一切人都视为蝼蚁,都可以轻松收入囊中。


也或许是对于某一方极致的溺爱或凌虐的快感,只想看他永远屈于人下,露出楚楚可怜的姿态,可承天下人之欢。


你热衷的是一个人,从来不是爱情。


从来不是平等的、自由的爱情。


你可以热衷一个人吗?当然可以,这不是什么值得被指责的事情。


但是,请你不要去看以诚挚的爱情为核心的故事了。


我,和许多写爱情故事的太太们,笔下的故事虽然千姿百态,但是它们永远不变的核心,都是一份矢志不渝、任海枯石烂都不会改变在一起的决心的、这样的爱情。


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,山无棱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


连天地山川冬雷夏雪都无法阻止他们在一起的爱情啊,怎么可能因为上下位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被拆开?


所以,所有认为宁拆不逆的人,你们不配看以爱情为核心的故事。


所以,拜托这些人:


立刻马上把看过的所有的我的故事,从你的脑海里彻底忘掉,把曾经给我的所有小红心一颗一颗全部取消,把我放进你的黑名单。


道不同不相与谋。

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

萧昱然🐓:

强调: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,长期以来,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。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。


当然,如果你能对号入座,就更好了。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。对我来说,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,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,警钟长鸣,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。


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【个人观点】。所以,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,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,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。




作为作者,对我来说,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“我喜欢他们”,而不是“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”


作为读者,对我来说,看同人最大的乐趣是“我喜欢原作之外的时间下和平行宇宙下的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”,而不是“我喜欢某个作者”



写文的人质量参差不齐,但在lofter这样一个靠热度来排名、靠圈子来呼朋引伴的社交范围里,读者基数要大于作者的情况下,所谓吾日三省吾身,也许读者也需要反思自身的一些问题。


1.作为读者,我是否从阅读同人上获得了快感?


2.这些快感究竟是基于“这篇文文笔好,剧情佳,合理地还原原作角色的性格和为人”,还是基于“只要是狗血,ABO,哨向,虐,傻白甜这一类型的文,我都非常喜欢”?


在这里我要强调,后者提到的这些,所有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和剧情模式。但区别在于,我会分辨这些梗是否适合我喜欢的CP,进而选择我感兴趣的题材进行阅读和创作,而不是为了自己爽快和读者需求而生搬硬套


同人不需要写成严肃文学,要将同人写成什么水平,完全取决于个人对他的定义。但无论如何,这些文章都是“同人作品”,对原有角色的还原塑造将是至关重要的。


同人作品,该有底线。


3.我是否能客观的评价我今天看过的同人文?




之前我在《你不写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;你不读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。》(该链接可戳)这段感想里就说过:


“速食虽好,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。


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。


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。”


作为读者,我能理解阅读速食文学的快感。那种剧情飞速发展,文笔轻快简单,伏笔深入浅出的文章总是更能吸引我去阅读。但显而易见,这种文章通常出现在原创网络文学中,同人少之又少。究其原因,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,原创没有给作者有关角色设定的限制,而同人是一定有限制的。


现在同人作者往往喜欢借用大量流行设定,诸如ABO,哨向,论坛体,知乎体,聊天体等,我想说这些是完全没问题的。但问题在于,你写的CP与你的设定是否嵌套?这就像一个瓶盖对一种类型的饮料瓶。你拿脉动的大盖子塞在旺仔易拉罐上,颠来倒去,原作的质量和人物的闪光点,就会因为缝隙而全部流失了。




举两个例子:


1.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中的衍生CP(假设这里是有四个西方人欧美同人文,在这里用A/B/C/D表示),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:


在古代,A和B恋爱了,B八抬大轿娶A回家。他们住在北京。有一天,A和B在家闲来无事,于是叫来C和D打麻将。只听ABCD四人的笑声在偌大的四合院里回荡:


“卧槽!糊了!”“妈啊!居然是同花顺!给钱给钱!”


2.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攻(假设这里是痞气型)受(假设这里是坚韧型),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:


受哭得梨花带雨,几乎要昏过去,泣不成声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!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!你是不是嫌我生不了孩子才同意你母亲的话去找个女人!”


攻将受搂在怀里,温柔安慰道:“我也没办法,我还是爱你的。”




以上两种类型举例,均是我曾在我的各种墙头里见过的真事真文。这就是现在同人作品中最大的问题所在:


1.文章背景设定与角色严重不符。


2.文章人物性格与原作严重不符。




针对上述问题,许多老师都提出过自己的想法。在这里我简要概括一下:


该练练,该写写,找不到感觉就回去看原作,看完原作还找不到感觉,就过段时间再写。


强迫自己硬生生写出来的东西,都是不堪入目的。




我一直希望各位读者引以为戒,因为你们的鼓励,有时候是一个作者进步的动力。但这之中是有利弊权衡的:


对于谦逊的作者,读者表达的鼓励和喜爱,会令他不断学习,自己敦促自己丰富知识,写出更加优秀的文章,而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,是他会虚心处理或采纳,进而取长补短的进补方式之一。


但对于以写文来博得众人关注的作者来说,他的目的性会随着读者的夸赞而愈发不纯正,高曝光率、高文章热度和别人的吹捧才是他最想看到的。他会随着读者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文章题材,一味阅读那些高度夸耀的评论内容,而那些针对文章暴露出的弊病提出想法的读者,就会立刻被冷处理掉。




我不好批判作者什么,但我一定要说,第二种歪风邪气,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负起责任


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和我说起过SY与LOFTER这两个网站。很多人都知道,SY是许多欧美圈太太的培养源地,当他们转移到LOFTER来写文时,依旧将那种高质量、高写作水平、高逻辑能力的技能带了过来,并继续进行创作。之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,为什么许多欧美CP的文章质量普遍高于别的tag下的榜单,即使他们热度并不如后者,也依旧因为优秀而受人追捧。


我的这位老师是这么和我解释的(我在此重新转述一下):


SY是一个论坛性质的网站,你写的文章都会以帖子的形式出现在分类板块中。当你发帖后,很快你的文章就会被埋没在众多帖子之中。这之后你需要经历两道坎:


1.当你勤更新后,读者们才有机会发现你,进而去阅读你的文章,给你评论。


2.当你收到评论后,你的文章就会被分为两类:第一类,写得不错,有可读性,读者会给予评价,这篇文章便会经常出现在首页,久而久之,好文就会为大家所知了。第二类,写得不怎么样,读者一会选择不再评论,放弃这篇文;二会选择写出自己的评论,哪里不好就是不好,作者也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,进而有机会改正,放弃掉现有的错误,而不是固化它。至于那些不肯改正的人,那就永远沉在最底下,无人问津了。


毫无热度和点击率相争,也没有所谓的抱团互相推荐现象。


如果说SY的文章是读者用中肯的评论、作者用不断进步的文笔层层垒起的摩天大楼,那么它如此坚固和赏心悦目,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了。


到了LOFTER,我们出现了热度选项。文章好不好,读者入了坑先看什么文,基本都是由榜单的热度顺序,由高到低排列的。但这些高热度文章,真的就是好文章吗?


绝不全是。


买热度是一条路,抱团互相推荐又是一条路。有时候刷刷榜单的确令人发笑:究竟是作者把读者当给块糖就能吃饱的傻子,还是读者把作者当成了对CP过度妄想的工具?


诚然,追求热度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,是很普遍的事情。我个人在写过一篇文章后,也希望得到高热度和对文章的高关注率。对我们来说,这是一种促使我们进步、继续动笔的动力,是读者对我们的肯定,我们需要这些。但从另一方面来说,热度对我们而言,永远不会是博取他人眼球的方式,更不会是满足自身虚荣心的工具。


我要的是读者对文章的肯定,而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追捧。




我认识很多作者,文笔一流,故事剧情有趣。他们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构思他们的行文,像藏宝一样给各个关卡设置伏笔,但有时候他们难逃一种评价——无趣


各位读者扪心自问,我自己也扪心自问,作为读者,到底是这样的作者无趣,还是我这个人的欣赏水平低下认为他无趣了?


我曾经写过一篇同人文,科幻,未完结。我本想借这篇同人文,来阐述我个人对于“未来科技高速发展情况下,人类与高度智能机械之间的社会关系将何去何从”的想法。为此我写了一万字大纲,五万字存稿,而慢慢发文的过程中,给我点赞推荐的人越来越少,评论越来越少,直到我决定断更的一年后,有读者私信我:太太,为什么不更新《XXX》了?


我说:因为没人看,我想再处理一下其中的问题。


读者表示理解。最后,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私信,令我至今印象深刻。


他说:太太,其实文章挺好看的,就是太深奥了,看起来很长很刻板,内容也挺纠结的,我本来想养肥了再看的。




这位读者并没有说错,我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。究其原因,是环境所趋


现在,人们都很难静下心看一本纸质经典文学名著了,更何况是强求他们安静下来,阅读一篇网络上用心构造的同人作品呢?


这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。


但日本漫画尚存在“由于读者太少而被迫腰斩”的情况。再论许多同人作者在灰心丧气之后,亲手停更自己的文章,这种心痛程度,着实难以承受,更何况你们要他们眼睁睁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获得比自己更高的评价,那无疑是剜心的。


我不愿这样用心的作者再受到这样的遭遇,所以我呼吁各位:提高自己的水平,别拉低了自己的审美。


也有人说,看同人就是为了乐趣,我写傻白甜我很快乐,我狗血我也快乐,没毛病。


我也觉得这没毛病。但同样的傻白甜、狗血题材内容,有人能写得荡气回肠颠沛流离,有人能写得评论里全是清一色的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,并且在阅读之后,给读者什么营养都没留下。


无疑是浪费别人的时间


“浪费自己的时间,就是慢性自杀。”——请问各位读者,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,去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阅读上呢?


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之前的那篇感想中提到,希望我的粉丝们能分出大部头的时间去阅读名著,去旅游,去看一场好电影,去欣赏画展和音乐剧,而不是非得时时刻刻守着我的主页,等我更新某篇同人。


我的文章是枕边读物,睡觉之前看完,如果你觉得好,评论和点赞推荐就行,然后关灯,睡觉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,你有大把时间去充实自己,那个值得更美好生活的你。


你该热爱的是好的文字,而不是我这个写文章的人。






我希望各位,选择那些有写文能力、并且不断进步、虚心取长补短的老师,而不是所谓热门抢手的“太太”。


我也相信各位读者不是傻子,作者是否在敷衍你,作者是否在毁掉一个不属于他的同人角色,你们是一定能看出来的。


还有,别再说作者人品与写文能力无关了。请你们相信,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,他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。这是绝对紧密相关的。如果你不信,就去看书,正经意义上的书,而不是现在千篇一律网络文学。


还是那句话:


你不写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;
你不读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。






我不会说读者低龄化,不会说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


我只能说:是无脑浇灌的狂热助长了凌乱的蒿草,淹死了那些本该长成橡树的苗儿。






综上:


希望大家作为读者,擦亮眼睛,不要再捧那些体验感极差的同人作者了,哪怕你觉得他写得再好,也请不要忘了,这是同人,你爱的是角色和他们的衍生故事,而不是某个太太。


以偏概全,人云亦云的做法是永远要不得的。


也希望大家作为作者,告诫自己,不要因为评论的夸赞就飘飘然。时刻谨记自己仍有不足之处——人无完人。勿忘初心。


停在原地不进步,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,甚至是倒退,都是践踏尊严的、耻辱的行为。








再次引用我在之前那篇感想里的结语:


我们活在当下,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,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、不断扩展、不断进步的阶梯。








感谢你读到这里。


该文章可在LOFTER范围内随意转载,但严禁改变其中内容。


我会在评论里抽一位有感想的朋友,送出一本雨果先生的《九三年》。




2018.04.13更新


感谢各位在评论区的留言,观点不同很正常,大家为人处世角度各有千秋,但愿意一同讨论,我是非常感谢的。也希望各位在写下评论时,多思考一下再进行,因为有很多想法实际上并不冲突。


我仍感谢各位愿意将我没写明的观点进行内容补充。

今天的脑洞《今天又变胖了》

主角是个普通的妹子,普通的学生,普通的宅。因此,稍微有点胖。在许愿的时候许下了希望变得灵活的愿望。然后变成了史莱姆,从此走向吞噬生物的,每天感慨自己胖了的人生。

我又胖了(笑)

今天的安利

Q弟侦探因幡,一部搞笑番。画风萌,剧情萌中带沉重,强烈推荐。

深夜吐槽

我觉得有点心塞。
怎么说呢,世界观限制了我的想象力。我不能想象我笔下的人物究竟是怎么样的。OOC真的很痛苦,就像自己打自己耳光。心塞。但是我想不出来。就像我不知道,封不觉到底是谁。智商限制了我的想象。我发现我有践踏别人的病。这种症状快延伸到我喜欢的人身上了。幸好我只是一个普通人。

【惊悚乐园】疯不觉必须死(1)似雨非雨

【主线任务已触发】 

【活下去】

 听完剧本介绍,封不觉的眼神已经死了。

 emmmmm…看样子又是那群贱人的把戏…觉哥瞪着一双死鱼眼,开始在自己身上摸索。

 恰在此时,厉喝一声随风而来:“受死吧,疯不觉!”

 说时迟那时快,一阵破风声自身后传来,一支羽箭自斜刺里射出,向封不觉的心口射去! 

只见觉哥眼也不眨,侧身往一旁的墙上一靠,闪过了这一箭。

 这一闪却出了事。 

封不觉靠在墙上,神情严肃,心中暗骂:这小子不知多久没运动过,在这种时候竟然腰扭了。 那支羽箭呼啸着撞在了墙上,在墙上掘开了一个洞,直至整个箭身都没入墙中,只余箭尾在外。

 射箭人也在此时追了过来。他身着白衣,腰束金带,肩背箭囊,手握一张劲弓,眉眼间正气凛然,一看便是正派人物。 而这正派人物又挽弓搭箭,要将疯不觉诛于箭下。 

他的背很直,他的手很稳,他的眼神坚定,射术精湛。而觉哥正处于尴尬境地。这一箭,定然不会落空!

 但他不会射出这一箭。 准确来说,他再也不能射出这一箭了。

因为他的右手没了。

 搭在弦上的箭无力的滑落,软软的趴在地上。

 紧接着,他的左手也没了。

 再然后,是他带有惊恐神色的头颅。

一束乌光在空中轻盈的舞动,将他切成了碎块。 

那是一柄剑。一柄通体乌黑的剑。一柄锋利无比的剑。 而剑的主人,有一张封不觉再熟悉不过的脸。

 黎若雨的脸。 

【每当你找到一处黑暗,你总会遇到一个朋友】

 【支线任务已触发】

 【好朋友,一起走】

 【找到所有的朋友(1/5)】 

“黎若雨”轻巧的收回了剑,绕过那一滩碎块,走向了封不觉。

 仔细一看,她并不是封不觉所熟知的那个似雨若离。

似雨若离从不带首饰,而她的耳边却摇晃着一对洁白的珍珠。细雨若离手中握的,不是这样的黑剑。似雨若离的眉间,也不会有她那种微妙的淡漠气息。比起一个人,她更像是一个精致的玩偶。一柄能够轻松将人砍杀的凶器。

 但她确实长着黎若雨的脸。

【惊悚乐园】疯不觉必须死(预告)

游戏可以输,疯不觉必须死!     

【请选择您要加入的游戏模式。】    

 【您选择的是单人生存模式(噩梦),请确认。】    

 【已确认,剧本生成中……】  

   【载入开始,请稍等。】

    “欢迎来到—惊悚乐园!”一个清脆的女声拖着声音喊道。     

【载入已完成,当前您正在进行的是个人生存模式(噩梦)。】   

  【本模式提供剧本简介,并有几率出现支线/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。】

    【剧本通关奖励:结算奖励时可获得一件符合等级的传说装备】   

  【即将播放剧本简介,播放完成后游戏将即刻开始。】 【你是疯不觉,一个懦弱,卑劣,比下水道的老鼠还要恶心的废物。你像螨虫寄生在人身上一样寄生在这个世界上,给生活在光明里的人带来了痛苦。】 

华美的巨城下,阴暗的下水道里,一个看不清脸的流浪汉裹着一袭破布躺在地上。 

【能够与你相处的只有和你一样的垃圾。你们甚至都不敢走进光明,只能在黑暗中苟延残喘。】

 黑暗中,有什么悉悉簌簌地动着。一束光从不知名的地方射出,照亮了满地灰尘。 

【在忍受了将近三十年你的存在后,善良的人们终于做出了一个万众期待的决定:毁灭疯不觉。】

 成千上万的房门打开,人们挥着各式武器涌出,脸上都带着欣喜的笑容。

 【我们的口号是:战争可以输,疯不觉必须死!】   

  【重要提示:您的装备栏、物品栏、技能栏、及灵能武器已被锁定,基本身体素质将模拟二十四岁普通成年男性的水准。】

【雷与瑞】狭路相逢

雷与瑞 狭路相逢 安雷安 金瑞金前提 金死亡 安死亡 典型abo 雷A 安B 金A 瑞O OOC ooc ooc 

火星在空中跳动,赤红色的火舌贪婪地舔舐着干燥的木柴,发出毕毕剥剥的响声。

 在幽暗的森林里,这点火光太明亮了,被困在黑暗中的生物们蜂拥而至,想要吞噬这处光明,却又被光明的主人吓退。

 敢在黑暗森林中暴露自己位置的,不是笨蛋就是疯子。

大赛第四的雷狮大概更靠近后者一些。 他的实力与狂妄足够让这一片明亮的空地成为无人踏足的禁区。

 但凡事总有例外。 

厚实的鞋底踩在柔软的落叶上,发出微小的摩擦声。 雷狮将一块木柴丢入火堆,抬头看向了那抹稍浅一些的紫色。 “格瑞。” 冷漠的刀客携着他闻名遐迩的元力武器走来,在火堆旁坐了下来。 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有心怀不轨的黑暗生物靠近,又被对坐的两人惊退。 

雷狮摸出一罐饮料,砸向格瑞,自己也打开一罐喝了一口。 圣空星出品的无酒精啤酒,号称对人体完全无害。 难喝的要命。 和那个傻子骑士一样,看见就让人心烦。

 但倒是很适合这种糟糕的一塌糊涂的比赛。 

格瑞将啤酒稳稳接住,随手放在一旁,似乎并没有喝的打算。 “放心好了,我没下毒。”

 白发的刀客不可置否地看了他一眼,低下头擦他的刀。 明明只是元力构成的东西,根本不需要保养。 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…

 “我说啊,格瑞?”海盗不甘寂寞的抓起一颗落在地上的果子砸了过去。 刀客头一偏,果子从他的耳边飞过,砸在一棵树上,发出一声闷响。如果没闪过,大概能给他留下一个终身难愈的纪念。 可惜了。雷狮漫无边际地想着。

 “我没记错的话,你是个Omega?” 

无人应答。 坐在他面前的,似乎只是一个幻影。

 雷狮也不觉尴尬,独自一人兴致勃勃地说了下去:“上一轮的时候,你身上的香气隔着几十米都能闻到。而现在,你身上的味道在这个距离连我都闻不出来。你的小Alpha留下的信息素,应该快要消失了吧?” 

坐在对面的刀客兀然收紧了手指,握住了烈斩的刀柄。金红的火光在他的眼瞳里跳动,使他多了几分暖色。但他给人的感觉却像是一块坚冰,沉默地拒绝与外界交流。

 “你的小Alpha死在两轮以前。以他的实力,信息素能撑到现在也算不错了。不过,你的发情期快要来了。再不注入新的Alpha信息素,就会变成一个满脑子想着被人艹的傻子。嗯,虽然那样也挺可爱就是了。你要不要考虑一下?” 

“雷狮。”刀客终于张开了嘴。他冷静地说:“有话直说。”

 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男人咧开了嘴 “让我标记你,格瑞。”狮子的语调里带着势在必得的味道。 “你需要一个Alpha,我需要一个盟友。大家各取所需。只要我们联手,剩下的参赛者里,包括嘉德罗斯,没有人能够阻挡我们!” 听起来挺有诱惑力的。尤其是说这话的人有相应的实力的时候。 

但刀客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他想起了那个如同太阳一样温暖的少年。想起他欢快地叫他的名字。想起他们结合时的,那双天空色眼睛中溢出的泪水。以及,他最后的,依旧不改的笑容。 “和你合作太危险了。”

他握住烈斩,起身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服,走进了黑暗中。 雷狮有一句话说错了。金的味道从他们幼时见面时,就一直混在他的信息素里。温暖的,太阳的味道。冷漠如冰雪的刀客深吸了一口太阳的气息,消失在森林里。 

海盗随意地坐在火堆旁,一手抓住了雷神之锤。他眯着眼睛盯着格瑞的背影看了半晌,直到对方的身影彻底消失。不愧是大赛第二。一点破绽都没有。

他松开雷神之锤,倾身拿过那罐格瑞一口没动的饮料,拉开拉环将罐中的液体全部倾倒在火堆中。

他确实没下毒。这是一罐高浓度的对Omega催熟剂,来自雷王星皇室的糟心玩意。格瑞只要沾上一点,他就只能任人摆布。

这份警惕,也值得赞叹。 

雷狮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。 

傻子骑士,我说的没错吧。

凹凸大赛这种地方,像你这样的好人是活不下去的。

 凹凸大赛最后一轮,黑暗森林,无差别杀戮模式,剩余10人。